《猎狼者》中两个为爱而生的女人:一个痴,一个狂

《猎狼者》,光看名字就能感受得到,这是一部“男人戏”。在崇山峻岭之间,一堆硬汉为了各自的立场疯狂PK。

越是硬汉扎堆的地方,越考验女性角色的能力。如果演员不够劲儿,或者人设立不住,都有可能沦为“工具人”。

《猎狼者》可以凭4集在豆瓣飙上8.1的高分,有两个女性角色的出彩不容忽视。一个是沈佳妮饰演的花翻子,一个是曲栅栅饰演的丁洁。

她们分属于不同的阵营,却意外地有一处极为相同的地方:对爱情的执着。

回忆中的丁洁,不过是万千女人中,最普通的一个。她是赵诚的爱人,会做一手好菜,无怨无悔地做着赵诚的后盾。赵诚守着森林,丁洁守着他们的家。

直到有一天,赵诚再也回不来了,丁洁的脸上也就再没有了笑容。

成为森林警察,是赵诚的选择;成为赵诚的妻子,是丁洁的选择。所以当噩耗传来的那一刻起,丁洁就很清楚,自己找不到任何仇恨的理由。

唯一一个能和仇恨沾上边的,便是魏疆。

因为这次“最后的任务”是魏疆拉着赵诚去的,也因为事后魏疆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咎给了自己。

如此顺理成章地去仇恨,对于内心善良的丁洁来说,或许也是一种折磨。

所以当她五年后再见魏疆的一瞬间,百感交集。

丁洁恨魏疆,但丁洁更清楚,自己的这份恨并不理智。自己走不出来的阴影,也永远不是对魏疆的恨,而是对赵诚的爱。

一份充满遗憾的爱放在心里久了,便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了。

所以当魏疆出现,当孙所长说了一句“值得”的时候,丁洁终于能够直面五年前的那层伤疤了。赵诚为了抓狼子而牺牲,赵诚的同事们五年来执着地追查着狼子,是为了赵诚,更是为了坚守心中的大义。

在丁洁和孙所长谈话结束后,镜头特意指向了那个看起来其实很普通的办公场所,而此时的丁洁,五年来,第一次笑了。

丁洁的笑犹如一场释怀的洗礼,她终于能够放下了。

随后,她给魏疆送行,做了和五年前一样的饭菜,也象征着:如果再选一次,她还是应该支持赵诚。

丁洁放下了,可花翻子还被禁锢着。

花翻子原本是高原上一个普通的女孩,她和妹妹一起长大、一起练习射箭,一起过着以自然为舞的逍遥日子。

妹妹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,姐姐照常拉着弓,却告诉自己要离开,她说:我爱上了一个男人。

花翻子的决定像极了《神雕侠侣》里的李莫愁。因为她们都曾“与世隔绝”,她们都曾对爱情抱有最美好的幻想,但现实,往往残酷的一塌涂地。

《神雕侠侣》对于李莫愁的爱情定位在于“任你武功再高,终换不来想要的爱情”,《猎狼者》中对于花翻子的设定则是“任你两情相悦,也敌不过生死相隔”。

某种程度上来说,花翻子比李莫愁要幸运。幸运的是,她爱上的那个男人没有辜负她。

可惜,在爱情的尽头,她们还是遭遇了同样的结局,她们都深深地陷入了复仇的疯狂。

曾经的花翻子,为了所爱的人,抛弃了自己的过去,甚至站在了和过去敌对的立场上。回首面对妹妹,花翻子没有半点后悔,她在爱情中的不辨黑白,巫月不敢苟同,却充满了唏嘘。

现在的花翻子,为了所爱的人,走上了无尽的复仇之路。先是魏疆,后是大哥。对于花翻子来说,她的世界只分“爱人”和“其他人”两种。

为爱而狂,是花翻子一生对爱情的交代,她逃不出爱情的禁锢,或者说她根本不愿意逃出来。她用尽了所有的力气,只为留住早已不见的爱情。

但不论是花翻子还是丁洁,她们在爱情里都是值得尊重的。

她们把爱当作了人生,这样的执念虽狭隘,却令人感叹。
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共  条评论

评论

  •  主题颜色

    • 橘色
    • 绿色
    • 蓝色
    • 粉色
    • 红色
    • 金色
  • 扫码用手机访问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,本站将马上时间处理。

© 2021 www.sszy321.cn  E-Mail:fxjnb@icloud.com  

观看记录